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专家提醒:不搞“大隔离、大消毒”很难遏制“

日期:2020-02-06 23:56

  其中,一种言论逐渐甚嚣尘上:“不是我们战胜了非典,而是非典放过了我们。”

  甚至有人“预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也将在相似的时间,以相同的方式划上句号。

  《中国科学报》采访到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研究员、野生动物疫病研究组组长何宏轩,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研究员陈继明两位专家。

  他们表示:决不能指望新型肺炎放过我们。如果不采取及时有效的防控措施,这种病毒可能成为与人类长期共存、缠斗的疾病。

  《中国科学报》:相比17年前的SARS,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给我们提出了哪些新的挑战?

  大家也看到了,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起病相对温和,重症相对较少,这对病人来说固然是好事,但也给进一步的防疫工作增添了困难。隐性携带者的存在会大大增加隔离和防控的难度。

  从目前数据看,这次武汉疫情人传人的能力较强,但是重症病例比较少,病死率大约是2.0%,约为SARS病死率的1/5。因而人们对这次疫情的重视程度,比不上对SARS的重视程度。这就是最大的挑战。

  因为我们很难下定决心开展“大隔离”运动,让老百姓春节期间尽可能待在家里,不要出行,不要走亲戚,不要聚会,也很难下定决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大消毒”运动。

  如果我们不搞“大隔离、大消毒”,我们很难遏制这次疫情的扩散蔓延。最坏的结果是,这个病毒在大流行之后变成了人类常在传染病。

  一旦这种情况发生,那么两年之内,它导致的人类生命与财产的损失,就会远远超过“大隔离、大消毒”的成本。

  目前这次武汉疫情还处于扩散的初期阶段,是“大隔离、大消毒”还能发挥作用的黄金时期,各方面需要拿出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尽早采取严厉措施,争取早日消灭此次疫情。

  我不能赞同这种说法:第一磨灭了17年前中国人民抗击SARS作出的巨大成就,第二也让人心存侥幸——等着病毒放过我们。

  2003年的SARS是在中国政府和广大群众共同努力下,采取史无前例的“大隔离、大消毒”防控措施,才扑灭疫情的。

  在那个时期,各个企事业单位尽可能不派人出差,已经出差的人员回来后都要进行隔离。另一方面,全国各地的旅馆饭店、企事业单位、公共汽车,天天都消毒。如果没有这些严格的防控措施,SARS很可能引发一次非常严重的人类瘟疫。

  《中国科学报》:SARS病毒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前期发展轨迹有很多相似之处。这是否意味着冠状病毒的流行具有显着的季节性?是否预示着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也会在差不多的季节消失?

  冠状病毒的感染和流行是有一定的季节性,冬季多一些,夏季少一些,但是这种季节性变化绝对不可能导致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自然消失。必须借助非常严厉的防控措施。

  包括SARS等病毒性肺炎在内,大多数呼吸道都在冬季和春季更为高发。一来因为病毒在低温下存活时间更长,在高温及强紫外线条件下则不易存活生长。二来因为冬春季节人们多在室内活动,空气流动性不佳,从而加剧了人际传播。

  首先是控制疫情的传播,把它局限在极小范围内,尽可能降低损失;接下来,追溯确切的传染源,摸清病毒的传播途径和染病机理;疫病得到控制后,还要继续跟踪这个病毒,检测是否出现新的变异,防疫局势是否产生了新的变化,

  现在有人说:“你连传染源还没有完全确定,怎么能谈得上防控呢?”这种说法不对。

  2003年之后,我国积累了防控冠状病毒的宝贵经验。只要我们确定了病原体,就会有防控它的办法。当然,确定传染源能大大提高防控效果。

  《中国科学报》:有种说法是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正处于“爬坡期”。那么,“爬坡期”大概几月会达到峰值呢?

  防控措施越科学、越严厉,这个病毒“爬坡”就越困难,甚至能够被彻底消灭。相反,如果我们采取的措施力度不足,这个病毒很可能经过几个月到一两年的爬坡,最终在人群中引起大流行。由于人类缺乏对这种病毒的特异性免疫力,我们每个人都可能受感染。

  下载生物谷app,随时评论、查看评论与分享,或扫描上面二维码下载相关阅读

  “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溯源、致病及防治的基础研究”专项项目指南

  通知通告“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溯源、致病及防治的基础研究”专项项目指南

  安捷伦基因组学系列讲座 —— 超长片段 DNA 样本分离与质控的终极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