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高压设备领域
当前位置:主页 > 超高压设备领域 >

攻略!非瘟流行史、发病机理、消毒、防控、应

日期:2019-07-30 15:42

  1921年,东非国家肯尼亚首次确认非洲猪瘟疫情。之后,于1957年传入欧洲,1971年传入美洲,2007年,首次传播至欧亚接壤的格鲁吉亚,迅速传入俄罗斯。2012年,传入乌克兰,2013年传入白俄罗斯。2014年传入波兰、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2016年传入摩尔多瓦,2017年传入捷克,罗马尼亚。2018年8月传入我国辽宁。据统计, 截止到2015年, 全球约有52个国家发生过非洲猪瘟疫情或检测到病毒, 其中包括31个非洲国家、17个欧洲国家和4个拉丁美洲国家。

  2016年共有10个国家的多个地区发生非洲猪瘟疫情。根据OIE通报, 截止2017年10月底, 全球共有11个国家 (波兰、拉脱维亚、立陶宛、乌克兰、俄罗斯、捷克、赞比亚、南非、摩尔多瓦、罗马尼亚、科特迪瓦) 发生非洲猪瘟疫情。其中波兰疫情数高达470多起。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在11个举办城市中,在举办前的6个月有3个城市周边发生了14起疫情。在世界杯开始后不到2个月时间,就有6个城市周边发生了38起疫情,占俄罗斯全国同期疫情总数的76%。

  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 (ICTV) 最新病毒分类第八次报告中指出, 非洲猪瘟病毒属于DNA病毒目, 非洲猪瘟病毒科, 非洲猪瘟病毒属成员,病毒有些特性类似虹彩病毒科和痘病毒科。病毒粒子的直径为175~215纳米,呈20面体对称,有囊膜。基因组为双股线个开放阅读框, 可编码150~200种蛋白。在猪体内,非洲猪瘟病毒可分为23个基因型。非洲猪瘟病毒基因组变异频繁, 表现出明显的遗传多样性。非洲猪瘟病毒不能够诱导产生中和抗体,因此还没有对血清型进行分类。非洲猪瘟病毒可在几种类型的细胞浆中,尤其是网状内皮细胞和单核巨噬细胞中复制。该病毒可在钝缘蜱中增殖,并使其成为主要的传播媒介。

  该病毒为囊膜病毒, 能够抵抗蛋白酶的作用, 对及氯仿等脂溶剂敏感, 但易被胰酶灭活。病毒在p H 4~10的溶液中比较稳定, 但对温度较敏感, 病毒可在5℃的血清中存活6年, 室温中可活数周,56℃加热70min或60℃加热30min可使其灭活。许多脂溶剂和消毒剂可以将其破坏。本病毒能从被感染猪之血液、组织液、内脏,及其他排泄物中证实出来。

  易感动物:猪是非洲猪瘟病毒唯一的自然宿主,猪与野猪对本病毒都系自然易感性的,各品种及各不同年龄之猪群同样是易感性,其他动物不感染该病毒,人工感染白鼠、天竺鼠、兔、猫、犬、山羊、绵羊、牛、马和鸽等动物均未获成功。

  传播媒介:非洲猪瘟病毒是唯一的虫媒DNA病毒,几种软蜱是非洲猪瘟病毒的贮藏宿主和媒介。因此, 在非洲, 非洲猪瘟病毒在蜱和野猪感染圈中长期存在, 难以根除。一般认为,非洲猪瘟病毒传入无疫地区都与来自国际机场和港口的未经煮过的感染猪制品或残羹喂猪有关,或由于接触了感染的家猪的污染物,胎儿,粪便,病猪组织,并喂了污染饲料而发生。发病率和死亡率最高可达100%。

  自然感染潜伏期4~19d,往往更短,临床实验感染则为2~5d。非洲野猪对该病有较强的抵抗力, 一般不表现出临床症状, 但家猪和欧洲野猪一旦感染, 则表现出明显的临床症状。根据病毒的毒力、感染剂量和感染途径的不同, 临床症状存在差异,可表现为最急性、急性、亚急性或隐性感染。

  发病时体温升高至41℃,约持续4d,直到死前48h,体温始下降为其特征,同时临床症状直到体温下降才显示出来,故与猪瘟体温升高时症状出现不同,最初3~4d发热期间,猪只之食欲,显出极度脆弱,猪只躺在舍角,强迫赶起要它走动,则显示出极度累弱,尤其後肢更甚,脉搏动快,咳嗽,呼吸快约三分之一,显呼吸困难,浆液或粘液脓性结膜炎,有些毒株会引起带血之下痢,呕吐,血液变化似猪瘟,从3~5个病例中,显示有50%之白血球数减少现象,淋巴球也同样减少,体温升高时发生白血球性贫血,至第4d白血球数便降至40%才不下降,未成熟中性球数增加也可观察到,往往发热後第7天死亡,或症状出现仅1~2天便死亡。

  在发病几天内即死亡(少于1周)。病猪发热,成堆拥挤在一起,除此之外,无其它明显临床症状。

  感染后最初症状是高烧(40℃)伴随沉郁和食欲下降,并且耳部、腹部和腿部皮肤发红,四肢末端、腹部、口鼻部和耳朵等处出现红疹、呕吐、发热、虚脱、鼻子或直肠出血、出血性休克(鼻分泌物、腹泻),死前表现呼吸困难(肺水肿造成)。感染后2~10d死亡,流产也是比较常见的症状。血液学检测会出现白细胞和淋巴细胞减少等。临床症状出现后7~10d内发生死亡, 死亡率高, 可达100%。

  临床症状不明显,病毒造成血小板减少症,在感染后20d左右死亡。发病猪的淋巴结出血症状明显,同时肺脏、肾脏、心脏及胃部也有病变和出血症状。

  亚急性或慢性非洲猪瘟多发生在非洲以外的地区, 表现为妊娠母猪流产, 呼吸改变, 关节肿大, 跛行, 皮肤溃疡, 消瘦, 病死率低。

  非洲猪瘟病毒可经过口和上呼吸道系统进入猪体,在鼻咽部或是扁桃体发生感染,病毒在扁桃体和下颌淋巴结的单核细胞和巨噬细胞中进行复制,通过淋巴和血液遍布全身,在淋巴结、骨髓、脾、肺、肝和肾等进行第二次复制。病毒血症通常在感染后4~8d出现,由于缺乏中和抗体,将持续数周或数月。强毒感染时细胞变化较快,在呈现明显的刺激反应前,细胞都已死亡。弱毒感染时,刺激反应很容易观察到,细胞核变大,普遍发生有丝分裂。发病率通常在40%~85%之间,死亡率因感染的毒株不同而有所差异。高致病性毒株死亡率可高达90~100%;中等致病性毒株在成年动物的死亡率在20%~40%之间,在幼年动物的死亡率在70%~80%之间;低致病性毒株死亡率在10%~30%之间。

  在耳、鼻、腋下、鶥腹、会阴、尾和脚无毛部分呈界线明显的紫色斑,耳朵紫斑部分常肿胀,中心深暗色分散性出血,边缘褪色,尤其在腿及腹壁皮肤肉眼可见到。内脏器官广泛性出血。脾脏肿大、梗死, 呈暗黑色, 质地脆弱。淋巴结肿大、出血, 暗红色血肿, 切面呈大理石样。肾脏表面及皮质有点状出血。切开胸腹腔、心包、胸膜和腹膜上有许多澄清、黄或带血色液体,心内膜及浆膜可见斑点状出血。在腹部内脏或肠系膜上表部分,小血管受到影响更甚,于内脏浆液膜可见到棕色转变成浅红色之瘀斑,尤其于小肠更多,直肠壁深处有暗色出血现象。

  非洲猪瘟与猪瘟等其他出血性疾病的症状和病变都很相似,比如, 猪瘟、高致病性蓝耳病、猪丹毒和败血性沙门菌等;另外非洲猪瘟的亚急性型和慢性型在生产现场实际上是难以区别的,因而不能根据临床症状和眼观病变来判断是否为非洲猪瘟,必须用实验室方法才能鉴别。

  非洲猪瘟的实验室诊断主要有酶联免疫吸附试验 (ELISA) 、PCR、荧光定量PCR、DNA原位杂交、免疫组织化学检测、病毒分离及动物接种等多种方法,另外,一些新的方法正在被开发和评估,但到目前为止,生产实际中,应用较多的还是Elisa、PCR以及荧光定量PCR等常用方法:

  酶联免疫吸附试验 (ELISA):OIE将ELISA作为诊断非洲猪瘟的首选血清学方法,应用于血清抗体的检测, 具有操作方便、特异性较好、灵敏度高的特点, 适用于大批量样品的检测, 国内外常用作检测抗原的蛋白有VP73、VP72、P54、P32和P30等。目前检测抗体的商品试剂盒有ELISA K3、ELISA ID-VET和ELISA-Svanova,但由于我国之前无非洲猪瘟病例,所以尚无批准注册的非洲猪瘟诊断试剂。

  PCR:具有简单快速、灵敏度高和特异性强的优点, 是目前非洲猪瘟病毒最常用的实验室检测方法。可以检测出极低含量的非洲猪瘟病毒, 为早期感染的快速诊断提供了有效的分子生物学检测方法。多重RT-PCR方法, 还能够鉴别诊断猪瘟病毒和非洲猪瘟病毒, 可以从临床样品 (如抗凝全血、细胞培养物和组织) 中检测到病毒, 这为早期快速、特异性诊断非洲猪瘟和猪瘟提供了可靠的方法。

  荧光定量PCR:实时荧光定量PCR比常规PCR具有更高的敏感性和特异性, 可同时快速检测大批量样品。

  血清学检测:抗体检测可采用间接酶联免疫吸附试验、阻断酶联免疫吸附试验和间接荧光抗体试验等方法。

  血清学检测应在符合相关生物安全要求的省级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实验室、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或农业部指定实验室进行。

  病原学检测:病原学快速检测可采用双抗体夹心酶联免疫吸附试验、聚合酶链式反应和实时荧光聚合酶链式反应等方法。

  开展病原学快速检测的样品必须灭活,检测工作应在符合相关生物安全要求的省级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实验室、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或农业农村部指定实验室进行。

  病毒分离鉴定工作应在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或农业部指定实验室进行,实验室生物安全水平必须达到BSL–3或ABSL–3。

  目前农业农村部确定,必须按照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研究确定的非洲猪瘟检测方法开展检测工作,所需诊断程序、引物等由动卫中心统一提供。任何单位均不得违规生产、销售非洲猪瘟诊断制剂,没有相关资质的实验室也不得开展非洲猪瘟诊断工作。

  目前世界范围内尚无有效疫苗预防非洲猪瘟,市面上更没有合法生产、销售的疫苗。所以在该病的防控上,要做到:

  加强领导,密切配合,依靠科学,依法防治,群防群控,果断处置。到达:及时发现,快速反应,严格处置,减少损失的目标。重点要做好日常的生物安全管理和临床巡视、诊断。非洲猪瘟病死率高达100%,无有效治疗手段,一旦发病,必须按照农业农村部印发的《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和《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试行)》进行封锁、扑杀等措施,不得进行治疗。

  在国家层面上,把好国门,严格出入境检验检疫。防止新病原的传入。8月3日22时,海关总署公布《关于加强非洲猪瘟疫情防控工作的警示通报》,有效期6个月。具体要求如下:

  (1)要加强供港澳活猪管理,指导相关养殖场做好防范工作,特别是疫情周边地区,要高度关注猪异常发病死亡等情况,抓好疫情报告、采样送检等工作,严格按照防控要求,科学有效稳妥处置。

  (2)要加强对来自非洲猪瘟疫区国家(地区)的进境寄递物和旅客携带物查验,一旦发现猪、野猪及其产品,一律作退回或销毁处理。

  (3)要针对性研究制定非洲猪瘟疫情应急处置预案,加强人员培训和应急综合演练,提高一线海关关员对突发疫情的早期报告、鉴别诊断和规范应对能力。

  (4)在途经我国或在我国停留的国际航行船舶、汽车、飞机和火车等运输工具上,如发现有来自非洲猪瘟疫区国家(地区)的猪、野猪及其相关产品,一律做封存处理。其废弃物、泔水等一律在海关的监督下做无害化处理。

  (5)密切关注境内外疫情动态,做好信息收集工作,发现问题及时报送海关总署动植司。

  在国内防止疫情的扩散,严格遵循《动物防疫法》《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条例》《国家突发重大动物疫情应急预案》《非洲猪瘟防治技术规范》和《非洲猪瘟疫情应急预案》等法律法规,全面监测国内疫情,规范疑似疫情的报告、确诊程序,紧急开展流行病学的调查,做好疫情的处置,包括及时对疫点、疫区和受威胁区的划定和封锁,对疫点、疫区内所有存栏生猪的扑杀和无害化处理,对疫点、疫区和受威胁区进行全面彻底消毒等,禁止疫区内生猪的调运。对基层专业技术人员进行培训,包括生猪的扑杀和无害化处理、不同场景的消毒、样品的采集和保存运输等技术。加强宣传,非洲猪瘟只感染猪,对人和其他动物没有威胁,所以对待疫情既要高度重视,也不要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在养猪场层面,做好严格的生物安全措施:严格控制人员、车辆和易感动物进入养殖场;进出养殖场及其生产区的人员、车辆、物品要严格落实消毒等措施。尽可能封闭饲养生猪,采取隔离防护措施,尽量避免与野猪、钝缘软蜱接触。严禁使用泔水或餐余垃圾饲喂生猪。积极配合当地动物疫病预防控制机构开展疫病监测排查,特别是发生猪瘟疫苗免疫失败、不明原因死亡等现象,应及时上报当地兽医部门。

  迄今为止, 采用多种传统方法制备的非洲猪瘟灭活疫苗均不能对强毒攻击提供有效的免疫保护, 包括病毒接种肺泡巨噬细胞以及感染脾组织后匀浆制备的灭活疫苗。虽然用非洲猪瘟灭活疫苗免疫后可产生高效价的抗体, 但难以检测到中和抗体的存在。提示细胞免疫在ASF疫苗免疫保护中起重要作用。鉴于现有研究结果, 采用传统方法研制有效的非洲猪瘟灭活疫苗困难较大。

  根据减毒活疫苗毒株来源不同, 可将非洲猪瘟减毒活疫苗毒株分为3类:传代致弱毒株、天然致弱毒株和重组致弱毒株。减毒活疫苗能够诱导强烈持久的免疫应答, 但生物安全是其使用的主要限制因素,采用分子生物学手段可增强减毒活疫苗的安全性。

  非洲猪瘟病毒可经过猪骨髓来源细胞、Vero和COS-1等细胞系传代致弱。传代过程中, 非洲猪瘟病毒致病力逐渐下降, 同时病毒免疫原性和稳定性也随之下降。由于生物安全原因,传代致弱毒株的致病性导致此类疫苗的开发一度受阻。家猪接种完全致弱的ASFV-G毒株后并未获得相应保护力, 以抵抗母本病毒的攻击, 表明传代致弱的非洲猪瘟病毒安全性较差且很难提供较好免疫保护。

  采用天然致弱非洲猪瘟病毒毒株OURT88/3或NH/P68免疫动物后, 能诱导产生对同源强毒株的攻毒保护, 保护率介于66%~100%。研究表明, 病毒特异性抗体以及CD8+T细胞在免疫保护中均起重要作用, 且OURT88/3毒株产生的免疫保护与病毒特异性IFN-γ产生细胞呈正相关性。采用NH/P68免疫后, 猪对高毒力ASFV/L60感染抵抗力增强。以OURT88/3免疫并用致病性OURT88/1毒株进行加强免疫后, 可诱导机体产生针对非洲猪瘟病毒 I型不同分离毒株的交叉保护, 表明研制具有交叉保护的非洲猪瘟病毒疫苗是可能的。然而, 天然致弱毒株免疫动物后可造成诸多副反应, 包括肺炎、流产和死亡等,以及存在散毒的可能性等生物安全隐患限制了其在实际生产中的进一步应用。

  采用分子生物学方法, 敲除病毒功能基因、病毒毒力基因或者免疫抑制基因, 可降低病毒毒力或增加机体对病毒的免疫应答, 研制比传统弱毒疫苗安全性更好且效力更高的基因工程减毒活疫苗。研究表明, 一些缺失某些基因的毒株接种宿主,毒力减弱且可诱导产生针对同源母本毒株或异源毒株的特异性免疫保护。

  安全性和有效性是影响非洲猪瘟弱毒活疫苗田间应用的重要因素,致弱毒株保护性的强弱、是否有毒力残留和是否导致持续感染是弱毒活毒株能否成为候选疫苗毒株的重要决定因素。因此, 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以确定适合的缺失靶基因及其组合, 以研制可诱导保护性免疫反应且没有相应副作用的非洲猪瘟病毒弱毒活疫苗。

  研究表明, 细胞免疫和体液免疫在抗非洲猪瘟病毒感染中发挥作用。有学者将非洲猪瘟病毒保护性抗原重组入腺病毒或痘病毒载体,获得了良好的抗原特异性CTL反应,能够诱导强烈体液免疫反应和细胞免疫应答,但上述研究仍需通过攻毒保护试验, 进一步验证病毒活载体疫苗在非洲猪瘟疫苗开发中的可行性。

  非洲猪瘟核酸疫苗的研究刚刚起步, 通过将编码病毒主要抗原的基因克隆入真核表达载体后, 直接导入机体内, 在宿主细胞内完成转录翻译后产生抗原蛋白, 从而同时激活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应答。实验接种非洲猪瘟 DNA疫苗后, 在没有诱导产生可检测水平非洲猪瘟病毒抗体的情况下, 能够使部分动物获得攻毒免疫保护, 表明细胞免疫在非洲猪瘟病毒疫苗的免疫中起重要作用。

  非洲猪瘟亚单位疫苗只包含特定的病毒抗原, 需通过合适抗原传递系统免疫动物。用重组p30或p54蛋白免疫猪后可以诱导中和抗体的产生, 但不能提供针对急性非洲猪瘟感染的保护,但同时免疫p30和p54蛋白或两种蛋白的嵌合体可以提供部分保护。用杆状病毒表达系统制备的非洲猪瘟病毒结构蛋白p72、p30和p54等, 以蛋白复合物作为抗原免疫动物后仍不能提供有效的免疫攻毒保护, 说明仅仅依靠上述抗原刺激产生的中和抗体很难获得理想的免疫保护效果。因此, 需要研究鉴定更多的非洲猪瘟病毒保护性抗原、开发新型免疫佐剂以及采用DNA首免蛋白质加强免疫策略, 以提高非洲猪瘟基因工程亚单位疫苗的免疫效力。

  我国已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研发安全有效非洲猪瘟疫苗也迫在眉睫。过去的几十年中, 对非洲猪瘟疫苗的研究虽取得了较大进展,但是所有努力都未能研制出可应用于实际生产的疫苗。通过基因重组技术, 获得安全、高效减毒活疫苗仍是非洲猪瘟病毒疫苗开发的首选策略。然而, 仍有很多问题需要考虑, 如安全性研究, 以及开发适合弱毒活疫苗生产的细胞系等。研发可鉴别野毒感染和疫苗免疫的非洲猪瘟亚单位疫苗、病毒活载体疫苗、核酸疫苗、以及复制缺陷型疫苗也是研发非洲猪瘟病毒疫苗的重要策略, 尤其是在没有疫病流行地区的使用。与减毒活疫苗相比, 这些疫苗的生物安全性有所提高, 但鉴定病毒保护性抗原, 有效的递送机制以及高效的免疫佐剂都需要长期的研究和探索,正所谓任重而道远。

  国内消毒药的优点是价格相对便宜,缺点是质量批次间有差异。进口(以欧美为主)消毒药的质量确实,即使过期三个月以上,其主要有效成份的含量依然达标,这点国内消毒药难以匹敌。有些国产的消毒药未过有效期,其有效成份含量已经不足,比如良圻近几年抽查的过氧乙酸检测结果如下表1.

  从表1分析,某些厂家的过氧乙酸含量不达标,2018年使用的厂家质量整体不错,但有1个批次的过氧乙酸消毒液,在存放5个月后再次检测含量不合格。

  戊二醛溶液,近几年良圻共检测了23个样品,合格5个,合格率21.74%,说明戊二醛溶液在国内的合格率较低,市面上有不少品质不佳的戊二醛存在。进口戊二醛,哪怕过期4个月,其含量依然合格,更说明国产戊二醛溶液的品控有待于进一步加强。

  非洲猪瘟(AfricanSwine Fever,ASF)自去年8月3日在我国爆发第1例疫情以来,所到之处势如破竹,许多猪场纷纷中招。至2019年4月19日海南发生ASF,短短8个多月已经形成“全国山河一片红”的景象,给多个养猪大省造成致命性的打击。ASF作为一种高度接触性的疾病,细思其传播原因,主要是:1,病猪或带毒猪运输造成散毒,2,病猪乱丢(甚至抛入水源地)散毒,3,含病毒的猪肉(包括冻肉及制品等)在流通环节散毒,4,人员外出接触病毒未得到有效处置入场造成散毒;5,各类靠近猪场的拉猪车未经有效清洗和消毒造成接触性传播;6,猪场投入品(物资)未经妥善处理造成病毒传播。

  非洲猪瘟病毒(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ASFV)的特点:生存能力强,在pH4~11.4之间稳定;耐高温,在60℃存活30分钟,56℃存活70分钟等特点。根据病毒的特点,有选择性采取相关措施阻断或杀灭ASV,其中消毒药就是杀灭ASFV的一个有效措施,这个措施与清洁密不可分。根据ASFV的特点,选择pH值在3.5以下和12以上的消毒药,这类消毒药有柠檬酸、烧碱等药品,另一类是可以破坏病毒核酸或蛋白质的消毒药,戊二醛、二氯异氰脲酸钠、次氯酸钠、过硫酸氢钾粉等,由于国内开展这方面研究较少,可以参考美国USDA和全球非洲猪瘟联盟-GARA Gap 的分析报告( 2018 .11)中有关消毒剂的描述(详见附件1和附件2)。

  效果确实和价格低廉的有烧碱,次氯酸钠,但由于腐蚀性大,这二种消毒药使用范围相对较窄。目前用途最广泛的是过硫酸氢钾(代表是卫可)和戊二醛;尤其是英国安德公司生产的卫可效果确切,导致市场上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仿制“卫可”。良圻兽医实验室约十年前就比较过各种过硫酸氢钾的质量,其关键在于它的缓冲体系和稳定性,把消毒药按比例100倍,400倍,800倍,1000倍稀释后,检测其不同厂家不同稀释倍数后的pH值。把配好的消毒药敞开静置1小时,5小时,7小时,24小时,36小时,48小时,100小时后,检测pH值,评估其缓冲能力(系数)大小,进而比较不同品牌过硫酸氢钾的稳定性。通过稀释浓度和放置时间可以鉴别不同品牌过硫酸氢钾的品质。良圻技术中心对不同品牌过硫酸氢钾的比较试验如表3。

  从表3可以看出,当1:200稀释,进口产品与国产产品在pH值大小已经有所差异,100小时静置期间,三种消毒药pH值变化不大。1:400稀释,pH值出现明显差异;100小时静置期间,三种消毒药pH值变化不大。1:800稀释,pH值差异明显,100小时静置期间,二种进口消毒药pH值变化不大,国产的pH值明显升高。说明国产的过硫酸氢钾(WTLJ)质量远不如进口的。

  猪场消毒药的方案,要根据本场的实际情况进行制订。一般来说,根据猪场日常消毒对象可分为:场地消毒、栏舍消毒,车辆消毒、人员/猪只消毒和水源消毒等。车辆、栏舍消毒要有一个前提:物体表面必须是干净的。否则消毒会失去其意义,达不到应有的作用。

  3.1 场地消毒:可以选择效果确实价格低廉的消毒药,比如常用的饱和生石灰+2%的烧碱喷洒地面,可以起到很好的消毒效果,尤其是对ASFV的杀灭效果很好。比如刚卖完猪冲洗干净的地面就可以这样操作。

  3.2 栏舍消毒:一般首次消毒前要做好清洁工作,先用2%的烧碱水表面浸泡。再用清水冲洗干净,再喷发泡剂挂壁30分钟后,再用热水或冷水冲洗干净;干燥后再用二种不同的消毒药交替喷洒(如果是发生过疑似或非瘟场,要加一道火焰消毒),每次使用前必须要充分干燥。

  3.3 车辆消毒:车辆消毒一般要先简单冲洗表面的猪粪便,喷发泡剂后在车辆表面作用半个小时,再用高压水枪进行精洗(约2-3小时);水沥干后(约15-30分钟),再喷洒消毒药,约15-30分钟。

  3.4 薰蒸消毒:一般常见的有卫可和戊二醛。按厂家要求用弥雾机雾化相应的消毒药。常用于薰蒸车辆和物品,一般是喷消毒药5-15分钟。再密封30分钟以上。也有使用紫外灯或臭氧发生器进行臭氧薰蒸消毒。一般作用2-3小时,再静置24小时后,再把物品拿出来。

  3.5 人员消毒:人员日常消毒使用1:400卫可洗水和人员过道消毒,基本上没有腐蚀,对人体安全。内部人员若要进入养殖场,一般要通过3次过渡和2次洗澡才能进入猪舍。

  3.6 水源消毒:水源消毒主要是氯类的。常见的漂白粉(次氯酸钠)、二氧化氯、二氯异氰脲酸钠、过氧化氢等。在国内养殖场常见是前三种,后一种在工业上用得多。查找USDA有关次氯酸钠表面消毒对ASFV有效的浓度高达3000PPM,一般的设备厂家根本就无法达到这么高的浓度,一般只能达到1000PPM。针对ASFV,由于ASF病毒粒子大,在电镜下直径约200nm,也就是0.2μm;可以使用水过滤设备,比如使用LH3-1060-V型号的超滤膜,基过滤孔径是0.01μm,理论上可以过滤掉ASF病毒粒子。这也为我们提供一种思路,通过过滤水,去除ASFV。到底是否行,这需要相关的专业部门或科研机构进行相关验证。或许将来可以开辟一条水源防止ASFV的方法。

  4.1消毒药要按说明书存放在阴凉干爽的地方,不能在阳光下暴晒和雨天淋湿.

  4.4 需要使用2种以上消毒药,要注意不同消毒药的酸碱性,另外被消毒物品的表面要干燥。

  4.6 消毒药需要作用一段时间,才能杀灭相应的病毒。针对ASFV,国外数据基本是作用30分钟。

  4.7 由于国内目前没有专门机构开展消毒药对ASFV杀灭数据,目前我们只能使用国外推荐方法。

  4.8 目前找到现成的数据和方法,我们还得要注意在本身的生产体系中是否适用,能否实现质量控制,消毒剂的效果是否等同,各地的水质、pH和水硬度不同也会影响消毒药的使用效果,这些都需要进一步验证。有些国外的文献中的高浓度消毒药,用于猪只身上是否有很大的副作用,我们养猪人没有时间等待,那只能拿自己的猪去做相关毒副试验,更好地指导自己。

  防控ASF,消毒只是其中非常小的一个环节,重点是要加强人员、车辆、物资的管理,加强灭鼠工作。在做好日常生物安全管理的基础上,消毒药才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